[風浪] 玉蝶球之語 21 (完)

*收錄於<玉蝶球之語>一書中,販售於2016年CWT 12月場

*此書已完售

*內容為布袋戲衍生同人風浪,現代架空

===== ===== ===== ===== =====

深海接吻(渡氣意味)

 

懸壺子送給他們的旅遊券,是到馬爾地夫的四日遊券。

眾所皆知,馬爾地夫是著名的海島旅遊聖地,臨海的環礁地形更是不能少了海上娛樂。

御神風在得知他們意外之旅後,馬上就把可以遊玩的項目都翻找遍,御神風告訴靖滄浪,他就學的時期各種水中運動都沒難的倒他過。

然後在到了馬爾地夫的第二天,御神風便興致勃勃的拉著靖滄浪去海邊,只穿上泳褲的兩人好身材是展露無遺,不知道迷倒多少岸上的妹子。

靖滄浪覺得沒什麼,倒是御神風看到那些對靖滄浪暗送秋波的男男女女覺得吃味,從袋子中拉出浴巾一把披在靖滄浪身上。

「滄浪,太陽這麼大快披著!不然曬傷就不好了。」

靖滄浪本來以已經擦過防曬乳拒絕,再說男人嘛,曬黑了一點也沒什麼,但是無論如何御神風就是堅持一定要他披上,靖滄浪無法,只好繼續披著。

開什麼玩笑,靖滄浪身上的每一處都是他的,雖然炫耀自家戀人的身材有多好,他也會感到特別驕傲,但是因為這樣而招蜂引蝶,這種事御神風是絕對不允許的。

這麼無聊又幼稚的想法,也只有御神風會有,若是熟人在身邊的話,大家肯定是這樣心照不宣的想法,但好就好在身邊只有靖滄浪一個人,也不知道靖滄浪是真不知道,還是已經習慣御神風,總而言之,每次靖滄浪最後都會妥協。

「可是神風,我們這樣就沒有辦法下水了。」

「哎?……」

於是,雖然靖滄浪有妥協御神風,但披不到二分鐘又拿了下來的浴巾功成身退,御神風跟著靖滄浪做暖身運動時,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路人們應該都死的差不多了。

在御神風努力的瞪眼下,大部份的人都只敢對他們兩個美男遠遠的觀望,但現實生活就是這樣,你以為大家都走了,卻還是會有幾個不怕死的人黏上來。

醋勁大發,他拉起靖滄浪,頭也不回的就往海水裡快走,御神風走的急促,清涼的海水慢慢淹上他們的小腿肚,幾乎要淹到胸口時御神風停下來,卻沒有回過頭。

靖滄浪感到有些無奈,感情御神風又在鬧著小脾氣,這種言情小說才會出現的情境,不知為何放在御神風的身上,一點也不會讓靖滄浪感到反感,甚至,靖滄浪更進一步的覺得御神風很可愛。

一想到這裡,靖滄浪忍不住笑出聲,御神風回過頭就看到身上沾著水珠,向陽而笑的靖滄浪,一時沒忍住的撲抱過去。

本來他們站著的位子水線已經不低,被御神風這麼一撲,兩人一起跌進了海水的懷抱中。

倒也沒有什麼被水嗆到,畢竟早就有心裡準備了,被撲抱的作用力,加上一點洋流的影響,他們被推往更遠些的海裡。

四周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只聽的見水聲咕嚕嚕的滑過,陽光從水面上照進來,一道又一道的,像是聖光一樣,小小的氣泡被折射出七彩的光澤。

靖滄浪想著差不多該回到水面上,卻感到身體被御神風拉了過去,在水中貼過來的唇瓣跟在路地上的感覺不太一樣,感受不到重量,嘗起來的味道帶著一點點苦鹹。

啊,再找不到比御神風更愛他的人了。

居上位的御神風捧起他的臉而吻,御神風整個人都逆著水面之上的陽光,銀白的長髮一綹一綹的飄散在水中,被陽光照的閃閃發光,靖滄浪緩緩闔上眼。

那一刻,便成了永恆。


FIN.

July
31
2018
 
评论
热度(2)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