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浪] 玉蝶球之語 11 12

*收錄於<玉蝶球之語>一書中,販售於2016年CWT 12月場

*此書已完售

*內容為布袋戲衍生同人風浪,現代架空

===== ===== ===== ===== =====

青澀徘徊的初吻

 

認識御神風是在他大學三年級的時候。

御神風在他家的附近開了一家小酒吧,整體而言非常隱密,但是裝潢的過程就無法隱密了,也因為這樣在一次回家路過時,聽說是老闆的御神風突然奔向了他,捉著他的手,深情款款的說:「我叫做御神風,你叫做什麼名字?我好喜歡你,我們交往好嗎?」

從此以後,他每天的生活都有御神風在一旁噓寒問暖,知道他是自己一個人在外地生活,更是對他照顧有加。

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感情很遲鈍的人,遲鈍歸遲鈍,在御神風這麼熱烈的追求下,他也是知道對方的心意。

大學畢業的那天,甫一出校門就看到拿著一大束淺藍色風信子的御神風,溫柔的說:「滄浪,請把你未來的一生都交給我,好嗎?」

略不好意思的坐上御神風的車,他接過那一大束風信子,微微向前傾,青澀的吻印在御神風溫和的笑容上。

風信子,只要點燃生命之火,便可同享豐盛人生。

是象徵喜悅、愛意、幸福、濃情的花朵。



猶如羽毛拂過般不經意的輕吻

 

那一天,特別的冷。

靖滄浪是特別耐冷的人,可現在這情況,即使在辦公室裡也能感到一陣陣寒意,同事們把外套包的緊實,圍巾圈了一圈又一圈,也都直喊冷。

拿過杯子想喝口熱的暖暖身體,但為了增加暖意泡的熱飲也是不到幾分鐘內就冷掉,靖滄浪只好無奈起身走到茶水間,在冷去的飲品中加入新的熱水。

滾燙的熱水從飲水機裡沖出,濕熱的水氣接觸乾冷空氣化成一點點的白煙,裊裊而上的霧氣若隱若現,靖滄浪垂下眼,他想起了御神風。

往常的冬天裡總是御神風穿的比他多些,緊緊挨著他討抱,受到寒氣吹撫,御神風略冷的臉頰貼服在頸側,因為開口說話產生的熱氣噴在皮膚上,像羽毛一樣輕輕撫過,總是令他有一種酥麻的錯覺。

御神風總是說他非常的誘人,但是在那一個瞬間,靖滄浪覺得略帶慵懶靠在他身上的御神風,比任何一個時候還要性感,甚至更勝自己。

「靖滄浪。」

聽到自己的名字,靖滄浪嚇了一跳,差點把手中的咖啡給灑了,在憂患深別有意思的微笑下輕咳了幾聲。

「主任。」

「你有什麼心事嗎?都叫這麼多聲了,靖檢察這麼不上心還真是少見。」

憂患深伸手到西裝外套的胸前內襯口袋想摸出煙盒,但看到靖滄浪什麼都沒說只是看了他一眼,又若無其事的順了順衣領,再換到褲口袋拿出了一個硬糖。


一直到憂患深撕開糖紙,把那個糖咬的啪啦響,靖滄浪都沒回他一句,只是撫著側頸準備離開。

「靖滄浪,你的脖子不舒服嗎?」

靖滄浪還沒來得及回應憂患深,辦公室的玻璃隔間外有個不斷與他揮手,被風吹的通紅的臉上附上大大的微笑,靖滄浪放下了手,對著對方露出淺笑。

「沒什麼,我想我也差不多該下班了。」

連轉身都沒有,只是微微的側過臉,憂患深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但他到不是很在意,待靖滄浪收拾完東西走向那個銀白長髮的男人身邊時,憂患深撕開了新的一顆糖塞進嘴中。

「妳說,御神風這個男人可真是了不起,是吧?」

憂患深對著走過來拿文件給他的秘書紺霞君這麼說著,然後在紺霞君不可思議的目光下,好心情的把靖滄浪之後的假都批准了。



July
31
2018
 
评论
热度(2)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