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三日骨] 惹人憐愛的戀人 09

將鬆軟的羊毛末端朝著自己後往上折,接著再往反方向捲,然後將左右兩邊的末端往中間折,如此重複數次便得到一個不算長的圓柱體。

骨喰藤四郎喘口氣,接著拿起用羊毛氈的戳針,在捲成一小捆的圓柱體上比劃了下,才開始下手戳刺。

其實製作手工藝一直都是骨喰藤四郎很感興趣的小娛樂,不過他不太常有時間做這些,雖然做的很不錯,卻因為要幫忙照顧弟弟們,與應考壓力的勞累,只能趁著空閒之餘才有機會做這些小東西。

其實,他一直想做些毛織用品給全家人,但也基於上述的原因沒有成功,不過不可否認,另一個原因也是他家人口有些多……,好在現在大考結束,他也有了很多空閒時間可以做這些東西。

上一回初詣時,他把自己的圍巾借給了三日月宗近,並沒有說出口,那其實是出自他之手,看著三日月宗近那樣珍惜的模樣,身為圍巾的制作者,其實他的心裡非常開心。

話說回來,那條圍巾到現在都還沒有還給他呢。

他把手中的圓柱體立起來繼續戳刺,隨著邊戳邊塑形成圓弧狀,兩側末端戳好後就大致成圓球狀了。

做到這個階段,骨喰藤四郎暫時停下手中動作,檢視看看有無不對稱,也稍做休息。

羊毛氈一直都是需要比較小心的手工藝,倒勾型的小戳針一不留神就會戳進固定毛團的指腹中,骨喰藤四郎已經算是老手,但偶爾還是會不小心扎到自己。

確定那團毛團夠圓,骨喰藤四郎喝了一口水,繼續氈起下一個。

有鑑於一期大哥遠在國外,上一回三日月宗近對大家說要幫忙寄信給一期大哥,每個孩子都開始認真的準備要送給一期一振的信件和貨物。

書信是少不了的,他幫忙三日月宗近整理弟弟們對一期哥的思念,發現年紀尚小的五虎退與秋田藤四郎把自己最近在學校裡做的勞作裝成一小箱,打算一起寄給一期一振。

骨喰藤四郎看著那一小箱若有所思,最後決定動手做一直以來他想為大家做的事,│將粟田口家的成員做成羊毛氈送給遠在英國的大哥。

當骨喰藤四郎把最後一個毛團子做好,已經過去了快兩小時,他伸伸懶腰,一直維持同一個姿勢也是挺腰痠背痛,那時他的房門恰巧被敲響,他前去開門,不意外看見一抹熟悉身影。

三日月宗近。

他穿著淺藍色高領居家服配著棉質長褲,手上掛著骨喰藤四郎的那條紫紅三色圍巾,手裡端著一小碟水果與小點心。

「骨喰現在方便嗎?我可以進來嗎?」揚了揚手中的碟子與圍巾,說明自己到來原因。

「請進。」

實在沒有拒絕的理由,骨喰藤四郎側過身同意讓他進來。

骨喰藤四郎的房間比較大,是和鯰尾藤四郎同一個房間,以一個中型書櫃為分界,右邊與書櫃同側的床是鯰尾的,左邊與書櫃垂直的床則是骨喰的,中間空出的空間,鯰尾與骨喰兩人放上矮櫃剛好可以放彼此的衣服,地上鋪著軟墊,可以席地而坐。

這並不是三日月宗近第一次來到骨喰藤四郎的房間,駕輕就熟的拿出收在書桌下的矮椅,接著將手中之物放在骨喰藤四郎的桌上,他注意到桌上許許多多半成品的小毛團。

「這是你做的?」

「是,……小心!」

注意到三日月宗近伸出手指想觸摸那些小毛團與戳針,明知道戳針是插在保麗龍墊上,骨喰藤四郎仍是忍不住開口提醒。

被骨喰藤四郎的叫喚聲嚇了一跳,三日月宗近反射性的縮回手,「這是……不能碰的東西?」

「不是的,只是戳針很銳利,萬一被戳傷就不好了。」他伸出貼著幾片創可貼的左手手指給三日月宗近看,目的只是想告訴對方這個小戳針的傷害性,但一想到只是自己太過敏感,又迅速的縮回手,卻被三日月宗近牽起。

「是被戳針傷到的?怎麼這麼不小心,還會不會疼?」

三日月宗近垂下眼眸,愛憐輕撫過貼有創可貼的位置,輕巧的落下一吻,無比小心的模樣,就像是在對待什麼易碎珍寶。

「不、不……,已經不太會疼了……。」

骨喰藤四郎略不好意思的別開眼,撫過創可貼上有些冰冷的指尖處,殘留著與指溫不同的熾熱。

點到為止,三日月宗近放開了骨喰藤四郎,將上回借給他的圍巾遞給了他,「上回你借給我的圍巾,我已洗乾淨,現在還給你。」

在骨喰藤四郎接過那條圍巾,三日月宗近的指尖離卻沒有離開圍巾,「這條圍巾也是你的作品嗎?」

「是的。」

因為覺得市面上的圍巾花色沒有自己喜歡的,加上又賣的有些貴,所以骨喰藤四郎後來決定自己動手做,這條紫紅三色圍巾是他比較初期的作品,至今他仍是非常喜歡。

三日月宗近的視線在圍巾上停留一陣,然後轉向骨喰藤四郎,他有些激動的握住骨喰藤四郎的雙手。

「真棒呢,原來是你的雙手所織出來的,怪不得我從來沒有在市面上看過。」

被這麼赤裸裸的稱讚,骨喰藤四郎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一方面有些得意,另一方面又因為對方的讚美感到不好意思。

「謝謝……。」

三日月宗近又問了一些關於他其他作品的事,骨喰藤四郎第一次話多了起來,他拿幾件作品給三日月宗近觀看,不意外的都得到正面的讚賞。

「下回,也為我織一條圍巾,好嗎?」

三日月宗近離開他房間,指尖離開他的面頰時,這樣在他的耳邊輕語。

也不知道是哪個筋不對,他聽著三日月宗近好聽的聲音,整個人像喝醉了一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他回到書桌前,趴在桌案上看著半成品的小毛團子,動手又氈起了一顆。

下次,選個適合三日月先生的顏色好了。

後來,骨喰藤四郎的桌上總多了一個形似三日月宗近的小人偶,不論他到哪,永遠都陪在他的身邊。

February
04
2016
 
评论
热度(3)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