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三日骨] 惹人憐愛的戀人 08

穿上和服行動其實不太方便,但是和服是美麗的,更重要的是,它代表著一種文化的傳承。

正因為如此,初詣的這一天家家戶戶都穿上平時不常穿的和服,一同到神社裡沾染新一年的喜氣。

但是和服雖然很好看,行動上卻有些不便呢,層層疊疊穿搭在一起,連舉個手都有一種莫名的臃腫感,粟田口家的孩子走起路來都慢了好幾分。

岩融發揮他的本職,帶孩子這種事呀,他向來都是最拿手的,孩子們手拉手走在一起的小模樣,讓路過的阿姨姐姐們忍不住停下腳步多看兩眼。

吵吵鬧鬧間,一大行人終於結束了初詣參拜,回程時石切丸又帶著這群孩子們去了附近的老街逛著,幾個孩子三兩分隊,跟著小狐丸、岩融手拉手分開行動。

等著其他歸來的中途,對逛街不是很熱衷的三日月宗近則與骨喰藤四郎在附近的咖啡廳等他們。

今日的三日月宗近也穿上了和服,是白色為主的漸變灰和服與寶藍色印有卍字暗紋的打掛,骨喰藤四郎沒有見過三日月宗近穿和服,但是他不得不承認三日月宗近穿起來是那樣好看,優雅的像是平安時代的公子。

等待的時間,在與三日月宗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就過去了,三日月宗近抬頭看著店內的時鐘,心想石切丸他們帶著那些孩子們邊逛邊玩的,也差不多該回來,於是便提議站在店門口等著他們。

兩人走出店門時,已要入夜,一月正是寒冬發威之時,三日月宗近走出店家沒多久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三日月先生,你穿這麼少會感冒的。」

「啊……,我真不小心,把大衣放在車上,早知道就拿下來了……」

本來想說今天天氣還好,穿的也算多,也沒想到會逛這麼久,所以他並沒有把大衣拿下車,真是失策啊。

望著苦笑回應的三日月宗近,他取下本來圍在自己頸上紫紅色三色圍巾,微微墊起腳尖,把溫暖的圍巾改圍在三日月宗近的脖子上。

「……,給了我,這樣你會冷的。」

「沒關係,我覺得三日月先生比我更需要。」

「好吧,謝謝你,骨喰。」

無法拒絕骨喰藤四郎的好意,也確實因為沒有大衣的關係真有些冷,三日月宗近珍惜的輕撫圍巾,在骨喰藤四郎面前笑的好像得到什麼珍寶一樣。

骨喰藤四郎稍微別開了眼,他將雙手伸到口邊呵氣,企圖讓熱氣可以溫暖被寒風吹的有些紅的雙手,然後他的雙手被另一雙手給包覆住。

那是三日月宗近的雙手。

「雖然這樣說,但是你的手好冷呢。」

「……」

骨喰藤四郎沒有收回自己的手,只是看著兩人交握的雙手,其實握著他手的大掌也跟自己的一樣冰冷,這樣握著並沒有比較溫暖。

不能言語的感覺卻交錯在他的胸口,從掌心交疊處透過血液,流過手臂傳到心口,令他產生一種奇妙的暈眩感。

手掌因為相握在一起漸漸溫暖了起來,他看著三日月宗近的手想著,這個人真是有一雙優雅的雙手,白晰修長,骨節分明,卻不似女子羸弱的有力雙手。

像個紳士一樣的三日月宗近,有著許多美好條件的他,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窮追不捨?

細雪飄落之時,三日月宗近撐開了傘,細碎的雪花緩緩降下,糊在地面的積雪上,令人看不透那片雪花躲藏於何處。

就像他看不透三日月宗近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卻又不想抽回自己的手,沒辦法呀,圍巾給了三日月宗近了,如果收回手冷到了自己,萬一感冒了可不好受。

骨喰藤四郎縮了縮脖子,不自覺的往三日月宗近更靠近了點。

那都是因為自己尋求溫暖的本能罷了,只是錯覺,他並沒有對三日月宗近動心。

可他心裡明白,在心底的深處他已漸漸習慣三日月宗近這個男人了。


February
04
2016
 
评论
热度(5)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