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三日骨] 惹人憐愛的戀人 04

最近,他覺得自己越來越奇怪了。

自從三日月宗近上回跟他提出要為他複習這件事,本以為只是這個男人想有能與自己有更多相處時間的藉口,實際上對方可是真的很認真的再為他做各複習。

沒錯,各種複習。

骨喰藤四郎一直知道三日月宗近是個能力不錯的人,至少一期大哥曾這樣誇讚過他,能被精明能幹的一期大哥稱讚的人,一定是不差。

據他所知,三日月宗近的工作是行銷策劃兼職管理,由這個工作性質推策,理科該是普通,外語能力通常會很不錯,剩下的可能就只是一般般水準。

但是這個三日月宗近實在太過份的好了。

日本語是本國語言不應該會太差是正常,雖然這麼說麼說,真的要用日語寫出優美的文章,讀懂古文古詩之義可不容易,但是對三日月宗近來說就像喝水一樣簡單。

讓眾多人苦惱的外語英文,三日月宗近在幫他訂正用法時還笑著對他說,大學期間曾接些翻譯當作賺外快,能力如何就不用說了。

解答各種數學、物理、化學的題目也是游刃有餘,連三日月宗近說最不擅長的地理與歷史,也是用一種言簡易懂的方式即可快速理解異同。

現在,只要晚上他讀書之時,三日月宗近也會撥二到三小時陪著他,口頭複習後甚至親自出測驗。

有三日月宗近的幫忙,他真的進步很多。

因為等待的關係骨喰藤四郎沒有事情做,他看著三日月宗近戴著無框銀色鏡架的眼鏡,認真批改試卷的側臉,讓人無法聯想平時有些不是很正經的模樣。

這個男人真的長的很好看呢。

突然驚覺自己竟觀察起別人的臉來,骨喰藤四郎趕緊拿起英文單字本複習,企圖轉移目標。

「骨喰?」

「是!」

「你怎麼了?」

正改好試卷的三日月宗近轉頭時就剛好看到匆忙拿起本子的骨喰藤四郎,不是很明白骨喰藤四郎突然行為是發生何事。

「沒、沒什麼!」

回應的越快就表示那個人越有什麼想隱瞞的事,這是三日月宗近進了職場後的新發現。

他看著顧做正經拿起筆書寫,想要加強記憶一樣舉動的骨喰藤四郎,他微微瞇起眼。

沒有點破心虛的骨喰藤四郎,他自然的將試卷遞給骨喰藤四郎,為了替對方做簡單的解說,三日月宗近又更靠近他一點。

骨喰藤四郎不知為何緊張了起來,有些心不在焉的解題,他用眼角的餘光看見了三日月宗近好看的側顏,順著目光而望垂下的眼眸有著長長的睫毛。

一個男人竟有個如此長的睫毛,還讓人覺得好看不顯女氣真的很少見,三日月宗近的臉型偏尖,細長的鳳眼與英挺的鼻搭在一起,真的……好好看。

「骨喰。」聽見自己的名字,骨喰藤四郎回過神,只見三日月宗近一手隻頰好整以暇的望著他。

「我……,我……」

自己竟然又看著三日月宗近出神!不敢置信的低下頭,在他尷尬的想伸手收拾桌面,三日月宗近比他更快動作的覆上他的手,曖昧的氣息吹息在耳畔,三日月宗近有些過長的髮絲因為姿勢關係掃過他的側頸,若有似無的感覺令人癢的有些難受。

「我知道我長的很好看,但是骨喰你用如此戀慕的眼神看著我,會讓我以為我成功讓你愛上了我呢。」

熾熱的血液好像全都集中至臉上,骨喰藤四郎推開靠的太近的三日月宗近,飛快的把文具、書本與試卷收拾,全部抱在懷中逃也似的奔出房間。

『碰』的一聲闖入自己的房間,嚇了同一房的鯰尾藤四郎一跳。

把手中的東西放置桌上,什麼話都沒有說,骨喰藤四郎掀開被子把自己蓋的緊實,被子外傳來鯰尾藤四郎關切的問候聲。

『對不起吶,小鯰。』

他在心裡這樣道歉,這種事情是沒有辦法對兄弟開口的。

狂跳的心無法停下,五味雜陳全都糊在胸口,骨喰藤四郎你真的變的太奇怪了。

把自己的身子躲藏在被子中,他初次品嚐『戀愛』的感覺。 

反觀另一個房間自若收拾桌子的三日月宗近,他的心情卻挺好的。

望著奪門而出的骨喰藤四郎,三日月宗近露出苦笑,將剛才覆在骨喰藤四郎手上的那隻手移至唇下,無比眷戀的輕輕一吻。

啊,骨喰真的是個很可愛的人呢。

 


February
01
2016
 
评论
热度(8)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