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三日骨] 惹人憐愛的戀人 02

「三日月先生,你怎麼一直笑都不吃飯呢?」

首當其衝是坐在他對面,粟田口家中年紀最小的五虎退,他歪著他的小腦袋瓜子,含著湯匙含糊不清問話的不解模樣讓人忍不住想抱起輕蹭。

「我一直在笑嗎?哈哈哈,真是抱歉,一想到你的可愛小貓帶來的驚喜,就會讓人忍不住想在床上多溫存一會兒呢。」

「……咦?」

面對三日月宗近意有所指的答話,五虎退仍是無法明白的繼續歪著頭。

三日月宗近沒有想要為五虎退解答的意思,這種話題對這樣小的孩子來說實在是兒童不宜啊。

「唉呀,小虎你不用知道這些事啦~說了你也不會懂的。」

發話的是亂藤四郎,他是粟田口家中個性最活潑的一個孩子,他說完還對著三日月宗近擠眉弄眼,一副我全都知道的模樣。

「不要一大早就在說這種沒營養的話題,還能不能好好的過個假日。」

一邊小口喝著熱湯,淡然這麼說著的則是藥研藤四郎,可以說是粟田家冷靜第一的孩子。

「真是無趣耶,藥研,你難道都不關心骨哥的感情世界嗎?」

「那種東西自然有人會操心,輪不著你我插嘴。」

「哇啊……,骨哥有喜歡的人了?!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有這回事嗎?那……一期哥知道了嗎?」

粟田口家的兄弟們開始此起彼落的討論起來,大家庭的早晨就是比較熱鬧呢。

身為引起話題的三日月宗近卻只是微笑喝下最後一口湯,起身把自己的碗盤拿去廚房時正好遇見了從書房走出來的骨喰藤四郎,他走至對方身側停下。

「唉呀,骨喰,你接著要去做什麼呢?」

「要出門去幫小亂(五虎退養的貓)牠們買點用品。」

「這樣呀,那麼讓我陪你一起去吧,正好可以一起散步呢。」

「呃……,不、不用了,這樣太不好意思了,我自己一個人就可……」

他的話還未說完,三日月宗近突然微微彎下腰,用沒拿碗盤的那隻手輕撫過他鬢邊略長的頭髮,兩人靠的之近,幾乎可以聞到三日月宗近身上淡淡的薰香,一時之間,他緊張的閉上眼,縮著脖子不敢動作。

「別這麼說。」

注意到骨喰藤四郎的小動作,幾乎想笑出聲,他收回輕撫對方秀髮的手,在骨喰藤四郎的面前攤開示意對方察看,是一小片綠葉,可能是剛剛他在庭院打掃時不小心落下的,三日月宗近將那片綠葉握在手心,紳士的壓在自己心口上,像是一種邀請。

「能與你有更多的相處時間,我很開心呢。」

 

§

 

愛這種東西呢,其實跟他算是很有緣的。

來自他父母的優良遺傳,三条家的孩子只能是俊美,最過俊美的大約就是他了吧。

拜這張如此俊美的臉龐所賜,不論三日月宗近走到哪裡,愛慕者可以說是一個接著一個,從幼稚園就開始收情書這種事恐怕他雖然不是第一個,但也是少數的那些人之一。

只要情人節一到他就會收到許多情書、鮮花、巧克力,直到出了社會都沒有停過,那些情書堆疊在一起幾乎可以擺滿十大箱都說不定。

追求者這麼多,三日月宗近卻都拒絕了,這倒是讓三条家的兄弟們不是很能了解。

「我說啊,三日月你就沒有想過認真找個人交往嗎?」

岩融一邊無趣看著一層不變的情書內容,打著呵欠看完隨手就丟進紙類回收。

「唉呀,二哥你怎麼這麼說呢,我就是因為很認真對待每個人,每一次都是很認真的拒絕呢。」

三日月宗近一邊取下眼鏡,抬起頭微笑這樣說。

……腹黑鬼。

面對三日月宗近的回應,岩融在心裡這樣默默吐嘈,但他還沒有蠢到去跟自己的弟弟口戰,像三日月宗近這樣擅常言語表現的人,跟他爭辯也只是浪費自己的口水跟力氣罷了。

岩融自討沒趣,他把紙類回收箱拿起,摸摸鼻子走出三日月宗近的房間。

揉了揉鼻梁,三日月宗近重新帶上眼鏡,視線回到電腦上。

其實他是真的有試著跟別人交往過的喔,只是沒有感覺,很快就把對方甩了,話說這不就是『交往』的意思嗎?

僅限於兩人之間的來往,相處的來則聚,相處不來就散,人生就是這樣嘛,有聚有散的,再說到值得在一起一輩子的對象,自然就要更嚴苛一點了。

一輩子呢,這麼長的時間,哪裡能不好好挑選。

也許就自己太挑惕,隨著年紀增長,人生歷練的增加,對於挑選對象這件事也漸漸不那麼上心。

「隨緣份安排吧,有緣就是會相聚的。」

來到他家小聚的高中學弟,現在是小有名氣作家的歌仙兼定喝著手中的茶,語氣再淡然不過。

這是你自己的經驗談嗎?

然後他得到歌仙兼定不滿的瞪眼,不過顴骨下方泛起淡淡的嫣紅,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緣份說這種東西在他遇到骨喰藤四郎之前,他可是一點也不相信。

可是當他看到骨喰藤四郎時,他的內心不知為何莫名躁動起來,像是被愛神之箭擊中了心臟,在才第一見面的人面前,一時間竟情不自禁的牽起他的手。

「請你做我的戀人,好嗎?」

「……咦?!」

這件事後來被歌仙兼定得知後,他可是被嘲笑了好久。

想當然,當時馬上就被拒絕了。

三日月宗近倒是沒有受到什麼很大的打擊,嘛,如果沒有拒絕的話反而有些奇怪吧。

不過這樣就氣餒可就不是三日月宗近會做的事了,再說從第一天相遇開始,他可是要在粟田口家住上三個月呢,他有的是時間,若是三個月後骨喰藤四郎仍是無法成為他的戀人,他就會放棄了……大概。

三日月宗近搔搔臉,看著蹲在地上正認真比較哪一種貓罐頭好的骨喰藤四郎,認真的側顏不知為何是那樣惹人憐愛,他將一隻手支在購物推車的推桿上,溫和注視著骨喰藤四郎,腦中卻是一直在想這些事。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打動骨喰藤四郎的心?

就在他思考這樣重大的問題時,寵物店中展示的鸚鵡被其他客人帶來的狗嚇了一跳,驚嚇的鸚鵡慌張飛舞,一旁另一位客人所帶的豹貓像是等待多時,敏捷跳像鸚鵡,卻沒撲著,激動的貓撞向擺放整齊的罐頭櫃,櫃子內的罐頭受到撞擊而跌落櫃架。


January
30
2016
 
评论(2)
热度(6)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