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 - 三日骨] 惹人憐愛的戀人 01

現代架空的小故事~

大約就是一期哥不在家時,爺爺如何追求小骨的機智故事(X

預定會在CWT42連同"夕顏之花"一起販售~

=================================

三日月宗近做了一個夢。

夢的內容是什麼他有點忘了,大致上的內容應該就跟愛麗絲夢遊仙境差不了多少吧。

那是一個可愛又童話式的夢境,因為好奇戴著高禮帽的小兔子先生要去哪兒,他跟著小兔子先生去到了奇幻的國度,中途的過程他不記得了,最後的最後,那隻肥到不行的微笑貓好像從樹上掉下來,他閃避不急,就這樣壓在他的胸口上,然後夢就醒了。

睜眼之時,入眼所見並不是自家熟悉的木質屋板,而是被漆成雪白為底,柔和金黃色黃金葛圖藤加以佐飾的天花板,裝架在窗框上的窗簾則是淡淡的湖水綠,增添無比的典雅與舒適。

他感到胸口有些悶悶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壓在身上,微微低頭察看,是淺到像是銀色的紫色毛髮,在陽光的映照之下反射出光澤,顯現出主人有多麼愛護它們,柔順的毛髮讓他想起夢中那隻可愛的小兔子先生,此刻可愛的小兔子先生手上正捉著跟夢中相比小上許多的微笑貓,尷尬萬分的看著悠悠轉醒的他。

「早安呀。」三日月宗近用手肘施力,讓自己可以坐起來些,調整下身子,好可以靠在隔著柔軟枕頭後的床板上,接著對懷中人繼續說道:「沒想到你叫人起床的方式這麼熱情呀,骨喰。」

「你、你誤會了……,我只是……」

聽到三日月宗近這麼說,骨喰藤四郎的臉頰染上一點點紅暈,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一方面慌忙的想為自己解釋,另一方面又想快點從對方身上起來,加上一隻手正抓著小貓,一心多用的下場,手要撐起身子時被被單滑了一下,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連同那隻引起一連串事件的小貓又再次跌向對方。

這一次,他穩穩的被對方護在懷中。

「唉呀,你用這麼可愛的方式叫我起床,會讓我更捨不得離開你呢,骨喰。」

說完,他無比愛憐的在骨喰藤四郎的髮上落下輕吻。

啊,又是美好一天的開始。

 

§

 

三日月宗近住到粟田口家已經過了半個月,距離粟田口家的大家長一期一振歸家的日子,還有二個半月,也就是說他還要繼續跟粟田口家的小天使們再相處二個半月。

這真的是一個很壯觀的家庭呢。

「一期先生的家還真是……,比我想像中的大很多。」

三日月宗近還記得他第一次來到粟田口家,看到那張有些誇張大的餐桌時驚訝的這樣對一期一振說。

「不好意思呀,我家的人口比較多些……。」

這樣說著的一期一振,苦笑的嘴角卻是說不出的寵膩。

至於為什麼他會住到粟田口家呢?

這又是另一件說來話長的事了。

事情的開始,是與他要好的同事一期一振無故嘆氣而啟。

「一期先生為什麼一直在嘆氣呢?這真是不像你呀。」

聽到三日月宗近這樣一說,一期一振的嘆氣更大了。

「三日月先生,你知道我被推薦派去英國出差三個月的事嗎?」

「這是當然,我想應該沒有人不知道吧?」

一期一振一直都是被大家認同的個性認真向上,又年輕有為的好青年,在工作上的優異表現更是不用說,他們的上司早就想找個機會讓他到國外去洽公,好好發展一番,順便私心的可以跟別家公司炫耀自家有這麼一個好人才。

比一期一振早一個梯次進公司的三日月宗近當然也很被上司們看好,但只能說三日月宗近天生就是一個話術高手,總是能以四兩撥千金把纏人的上司打發走,不過他到是沒想到這些上司在被自己拒絕多次後,竟轉移目標向了一期一振。

派往英國三個月這件事,其實以前三日月宗近也曾被調派過,他們的公司是外商公司,出國洽商的機會很多,但是被選為出差人選可就不是人人有機會了,對於像一期一振這樣有理想的好青年,最快速的升遷與表現方式,自然也就是答應。

可是有一個大問題一直困擾著一期一振,讓他不敢隨意回復。

那就是他家還有許多年紀尚小的弟弟們。

雖然說弟弟們都很能幹,但是放任他們在家三個月還是有些太危險了…,不!不是有些!是絕對太危險!!做為一個愛弟弟的好哥哥,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可是機會是不等人的,錯過了這一次出國外派的機會,下一次的機會遙遙無期,不知在何處。

「一期先生要是覺得不放心的話,若是信任的過我,我可以去你家住三個月,幫忙照顧他們,這麼一來你就可以安心出國了。」

三日月宗近那時一邊收拾著桌面,一邊聽著一期一振這樣說著,鬼使神差的就這樣脫口而出了這麼一句。

於是,在一期一振與他家的孩子們徵求到了同意後,一期一振出國的前一天,他便到了粟田口家去住,隔天早上再開車送一期一振去機場,離別之時,年幼的孩子們抱著自家大哥各個哭的是梨花帶淚,好不可憐,他在旁邊看著都覺得心疼。

然後,也是在一天他與那個孩子相遇。

粟田口家的孩子生的好看,這一點三日月宗近從一期一振身上就可以虧知一二,但是在他見到那個從學校宿舍返家的那個孩子,他不經得感謝造物主。

何等美麗的人呀,如果他家當作家的老大石切丸看到他的話,免不了要對著他讚詠一番,然後浪漫的說:「啊,多麼美妙的緣份啊。」

直到許多年後他都不會忘記,輕輕點頭對他示意的孩子,靦腆的對他說:「你好,我叫骨喰藤四郎。」

噢,一箭穿心。

想想真是一件再奇妙不過的事了,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的人呀,自己也早就過了情竇初開的年紀,要知道出了社會後,馬上就會發現真愛這種東西只存在於小時候的童話故事中,理智上他很清楚明白這一點,行為上卻總是不由自主的被那名少年吸引。

若這不是緣份,什麼叫做緣份?

這讓他又想起昨晚夢到的可愛小夢境,早晨的小插曲又浮現腦海,其實,稍想一下就可以明白骨喰藤四郎早晨時的窘境為何。

大約是五虎退養的小貓又不聽話的亂跑,骨喰藤四郎怕小貓會吵醒他的睡眠,所以才會來到他的房中,貓兒這種調皮的生物怎麼可能喜歡受人控制呢?

於是拼命躲藏的貓跳上了他的床,估計是一不小心沒站穩,所以骨喰藤四郎才會壓在他的胸口上,而那隻小貓還狀似無辜的在主人手中喵喵叫,卻又一副計謀得逞的模樣……,這麼說來的確很像是微笑貓會做的事呢。

一想到骨喰藤四郎白嫩臉頰上染著不好意思的紅暈,即短暫圈在懷中的柔軟觸感,連自己都沒有發覺此刻揚起的嘴角是多麼醉人。


January
28
2016
 
评论(16)
热度(21)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