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三日鶴]三条與五条 - 切磋之間

師兄跟阿爹點的三日鶴~

基本上我不吃這對啦~不過為了親愛的阿爹與師兄~我還是可以寫啦~

我不能告訴大家,靈感來自於我胸太大沒纏胸去試穿鶴的衣服,結果衣襟大開的靈光一閃(O

爺爺有點黑~請小心食用(O

============================

刀光閃爍,劍身殘影,鋒利刀身劃開了對方胸前的白色衣領,鮮紅液體順著三日月宗近華美的刀身下滑,刀尖之處形成一滴血珠墜落於地,在三日月宗近的腳邊綻開成紅色蓮華。
「這樣如何呢,鶴。」三日月宗近抬手輕輕撥弄左側較長的瀏海,一派優雅自若,「你還可以繼續下去嗎?」
他已經被打倒在地,可自尊不允許自己就這樣臣服於敵人之前,不,不是敵人,而是三日月宗近。
「那才是我要說的話呢,爺爺。」雖然現在的樣子十分狼狽,鶴丸國永仍是揚起頭不甘示弱的望向對方,勾起一抹自信笑容,「只是這種程度,你就認為打敗我了嗎?」
聽到他這麼說,眼前的三日月宗近瞇起眼,笑意漸深,可不達眼底,鶴丸國永感到一股冷意自背脊一路向上到頭顱。
那是狩獵的眼神,是獵人才會有的眼眸。
手肘施力想起身之刻,三日月宗近的動作更快,透著銀光的刀子削斷他幾根白髮,直直地插進臉頰旁的地面,僅僅距離幾公分,只要差個幾吋,他的首級便會不保。
「鶴啊……,你說這樣的話,令我.....」
俊美非凡的臉孔與他非常接近,兩人的鼻尖幾乎可以貼在一起,卻始終沒有靠在一起,三日月宗近一開口,他就可以感受到裹著糖衣毒藥的甜美氣息,「好傷心。」
藉著位置的優勢,三日月宗近可以看見由自己親手劃開的衣領內,一道不小的傷口切開鎖骨前的皮膚,並不是非常嚴重的傷勢,可卻足以令血液慘出表面,血珠順著完美鎖骨滑下若隱若現的胸口,鮮豔的紋路蜿蜒在皎潔的胸膛,形成強烈的對比。
「真可憐吶……,鶴……」
沒有拿刀的手無比愛憐的輕觸那道傷,透過黑色手套的布質觸感,鶴丸國永感到從鎖骨處傳來刺痛的顫慄,他無法分辨那是傷口被觸摸時的痛感,亦或是即使透著手套仍然冰冷的指尖。
修長手指離開鎖骨,向上游移至完美無瑕的雪白面頰,滿意看著因為染血的手套而被沾上汙濁的臉龐。
他向前欺近鶴丸國永,嘴唇無意刷過對方敏感的側頸,漫語輕聲猶如耳鬢廝磨。
「雖然可憐……,但我一看到如此無瑕的你,就想在你的身上染上只屬於我的色彩呢,鶴。」
本丸傳來叫喚他們晚飯的聲響,眼見歌仙兼定從不遠處朝他們走來,三日月宗近緩緩起身,順手將他拉起。
「唉呀,三日月殿又在與鶴丸殿切磋了嗎?」
「是呀。」
「即使如此,也不能忘了吃飯呀,真是的。」
「抱歉抱歉,你知道有時興致一來是多麼令人招架不住。」
「這倒是……」
望著與歌仙兼定走遠的三日月宗近,鶴丸國永將左右兩側的衣領拉齊,快步的越過他們。
胸口還殘留著來不及散去的冰冷,熾熱的溫度擴散在臉頰就像是誰人的手心不曾離去。
那指尖明明僅只流連於面頰輕撫,雙脣也只因話語在耳邊停留片刻,可是鶴丸國永卻覺得這樣的三日月宗近無比情色。

「真是可惜呢,鶴,下次可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你。」

January
20
2016
 
评论
热度(16)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