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三日骨]夕顏之花 02

「爺爺。」

三日月宗近聞言回過頭,是鯰尾藤四郎,他的身邊竟是骨喰藤四郎。

「嘿嘿,兄弟他昨天回來了,主君特別叫我帶他來給你看看呢。」

主君也真是性情中人呢,他並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關於他的過去,即使提到也是輕如點水,想不到主君竟連這樣的事都能觀察入深。

「骨喰,這不是骨喰嗎?真是令人懷念,想不到還能再見到你。」

他忍不住對著他露出寵膩的笑容,甚至不自覺的想伸出手,若不是此刻還有其他人在,多麼想立刻將對方擁入懷中。

「……,你…,是誰?」

「……骨喰?」

「想不到有人會不認識你呢,三日月。」

聽著骨喰藤四郎說不認識大名鼎鼎的天下五劍,身旁的小狐丸忍不住哈哈大笑的調侃。

「……你好,三日月殿。」

三日月殿?連稱呼都這麼的生疏。

只是呼吸都會讓胸口感到疼痛,無法笑了,無法再繼續對著眼前這個骨喰藤四郎微笑。

這不是他認識的骨喰藤四郎。

「真是薄情的人呀,好歹我們可是曾經一起共享足利主人寶刀的美譽。」

無法管住自己的嘴,刻薄的字眼是這樣難聽,臉頰上的笑意不即眼底,從前是與自己那麼的要好呢,現在卻緊跟在另一把脇差身邊,說著初次見面的無情話……。

三日月宗近握緊自己的手,然後鬆開,如此他才能迫使自己冷靜,否則他會想拔出腰間的刀,與那把脇差對戰,或者,無法控制自己想帶著他逃走……。

「呃……很抱歉,我沒有被燒毀前的記憶了……。」

他以為略帶諷刺的字句會惹怒骨喰藤四郎,但並沒有,骨喰藤四郎只是垂下眼眸這樣說著,語氣裡道不盡的歉意,他對著他微微欠身,淺色的髮絲順著低下的頭在空氣中劃出微小的線條。

這個模樣……,他哪裡捨得對他生氣呢?剛才的自己真是太失禮了。

「啊啊……,我才該對你感到抱歉,我讓你想起不好的回憶了。沒事的,剛才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你…,三日月殿知道過去的我嗎?」

「這是當然了。」停頓了下,看著骨喰藤四郎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溫柔,「我們,曾經在一起好長好長一段時間呢。」

「那我……」

「沒關係的,骨喰。」他在骨喰藤四郎面前單膝跪地,輕輕拉著對方的手,仰起頭笑著對他說:「今後,讓我們重新開始吧。」

 

§

 

繁花無不落盡之時。

大概,再也無法見到他了。

分離的時候,三日月宗近這麼想,心就痛了起來,總是以為自己就要落淚,卻一次也沒有成真。

他們,曾經都是足利主人的寶刀呢,一待在一起就是兩百餘年。

什麼記不得了,這都只是一種掩飾的藉口。

忘不了的,怎麼可能忘呢。

因為人呀,是怎麼可能輕易的忘記自己所愛之人,曾經炙熱的雙手,與溫暖的體溫,似乎還殘餘在身體裡,久久不散。

 

出陣結束的傍晚,他從走廊經過,看見了小小的短刀們正在庭園跟岩融打鬧著。

是薙刀的岩融有著高大的身軀,今劍坐在他的肩膀上被其他小短刀看見了,於是年紀尚小的短刀們覺得有趣,也想坐在岩融的肩上。

喧鬧的庭園促使他停下腳步,在眾多的人群中,他注意到骨喰藤四郎也在其中。

實在很難不注意到他呢,他想,因為那個孩子真的是一個太特別的存在了。

他下了廊間,走至他們的身旁,可愛的孩子們看見了他,開心的拉著他的袖子搶著想與他說話。

「啊,看!是牽牛花~」

小小的今劍指著攀附在竹圍的角落,不起眼的白色傘狀小花,咚咚跑了過去,其他的短刀們也因為好奇圍了過去。

「我知道喔!是朝顏花呢!」亂藤四郎摘了一朵,惡作劇一般將花兒別在厚藤四郎的髮間,「啊~這樣小厚也是個美人了呢,哈哈哈~」

「你這傢伙做什麼!」

「啊啊……,你們不要吵架啦……啊!是一期哥!」

聽見平野藤四郎的呼聲小短刀們都轉過頭去,果真看到正結束出陣歸來,與他們揮手的一期一振。

「一期哥~歡迎你回來~」

「一期哥你看~我們發現了朝顏花喔~」

「一期哥……」

骨喰藤四郎看著弟弟們爭先恐後的跑向大哥,獻寶一樣的擁向一期一振,總是淡漠的臉孔都感染上一絲柔和。

「真是可愛的孩子,可惜他們說錯了一件事。」

「說錯?」

困惑的望向三日月宗近,對方雖然是微笑著,他卻覺得那是十分寂寞的表情。

「這是夕顏,並不是朝顏喔。」

身著深藍色華麗狩衣的三日月宗近蹲下身,伸出手輕觸夕顏花嬌嫩的花瓣,「你看,朝顏花開在早晨所以才叫朝顏,現在卻是傍晚,這樣雪白小巧的花朵,黃昏盛開,翌朝凋謝,所以稱做夕顏。」

眼前男人無比愛憐的模樣,好似指背之下撫弄的是柔弱可憐的愛人,如同平安時代優雅貴族公子,令骨喰藤四郎有些失神。

「三日月殿……,喜歡夕顏之花嗎?」

三日月宗近沒有馬上回答,緩緩起身,回過頭正對著他,短暫停留在他臉孔上的眼神是無法言語的熟悉與溫柔,只是這樣看著他,在內心深處似乎有某些東西就要湧上胸口,但在指尖快要觸碰的剎那,什麼也沒捕捉到。

「是的,非常喜歡呢。」

為骨喰藤四郎取下額前碎髮的花瓣,他看著手中的花瓣因風吹撫離開指尖,飛舞在對方略顯稚嫩的臉頰旁,視線隨著花瓣飄揚轉向遠方,輕聲道:「白露濡兮夕顏麗,花因水光添幽香。」

明明就在眼前的人,他卻覺得望著遠方的三日月宗近,像是要與那瓣花瓣飛向空中,消失在強烈的落日餘光裡。

 

附註:白露濡兮夕顏麗,花因水光添幽香

出自源氏物語,夕顏篇,原句為『心あてに それかとぞ見る白露の 光そへたる 夕顔の花』,是夕顏君贈與源氏扇面上之歌,大意是:忽念君姿容,夕顏凝白露,暗指源氏之于夕顏君如暗夜引領之光,另一說為暗示的男子是她原來的愛人頭中將。

 


January
17
2016
 
评论(2)
热度(14)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