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練手(O

================

回頭時,他看見對方折下了一節柳枝,在翠綠的軟枝上系了棗紅色的髮帶,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僅是將這節柳枝要遞至他的手上。

手指觸碰柳葉之刻,垂淚雙頰,無語相對,雖不捨,但他終要離開。

下次何時再相見?

他跨上馬匹,彼時夕陽西斜,垂柳搖晃,他不敢回頭,無法答話。

倘若無法兌現承諾,如何能給呢。

他闔上雙眼,輕撫柳葉之面。


人如風後入江雪,情似雨餘黏地絮。

May
04
2015
 
评论
热度(1)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