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蟾尊中心] 彼時 02

再後來的日子,懸壺子便搬去同他一起住同一庭院。

白天的時間,練基礎功之餘,讀書寫字是不能少的,晚上的時間,煮茶焚香撫琴,海蟾尊也是嚴厲督促,他可不允許,小師弟是一個光會死讀書,而沒有氣質沒有含養的人。

其實他很忙,沒甚麼空理會懸壺子,連話都說不到幾句,但是他一定規定懸壺子晚上給他看今日的功課,作不好就重新寫過,每月一次驗收練武成績,若是不滿意,基礎功就加倍,類似的事情依此類推。

海蟾尊之嚴格,是全玉清界的人都知道的,即使如懸壺子這般不懂事,與他相處之後,也漸漸摸清他的脾氣,該作的一件不少,該學的東西也勤奮學習,為此,海蟾尊感到很滿意。

雖然他與這小師弟相處之後,發現懸壺子性格稍嫌懶散,不過作為平日表現優良的獎賞,就若無其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海蟾尊的印象中,懸壺子小時候做過很多愚蠢但是又很可愛的事。

例如說,不小心打翻磨好的墨汁,結果他白淨的小臉上頓時那裏一塊黑這裡一塊黑,像隻小花貓。

又例如說,他不喜歡吃青椒,每次吃飯都想偷偷得丟掉,不過從來沒有一次成功過,但是到了下一次又吃青椒,他還是會想偷偷得丟掉,如此循環….。

類似的事情其實很多,畢竟還是個孩子,雖然覺得很好笑,不過海蟾尊每一次都沒有笑出來,都很嚴厲的教導他,下回不可如此,處罰當然是不會少的。  

不過懸壺子畢竟太小了,他再怎麼對他兇,有時還是會覺得不忍心,所以該有的小獎賞也不曾少過,雖然每一個小獎賞都是那麼的不著痕跡,但是心細的小懸壺子都知道。

懸壺子曾做過一件讓海蟾尊印象非常深刻的事,直到很久很久以後的後來,每每想起這件事,都會忍不住的嘴角上揚。

那天下了冬天第一場的初雪,白色的雪花紛紛,落在他跟小懸壺子同住的中央小庭院,小小的,一點一點的,煞是可愛。

海蟾尊當時的地位算是很高了,加上師父年紀大了,他開始要幫忙看著公文,這個公文一看簡直是沒完沒了,常常都要看到半夜三更。

那天也是這樣,他淨過身之後,批著外衣,點上燭火,繼續看那些沒完沒了的公文,該是寧夜的夜,他卻聽見了小小又急促的腳步聲,走到他的房門外。

他有點無奈地放下筆,走至房門開門,心裡想著,這小娃兒半夜不睡覺,又是怎麼了,正打算一開門就先說教一番,怎知方依打開門,甚麼話都來不及說,那小小的孩子就直接撲進他懷裡,還有帶著濃濃哭腔的一聲師兄。

此情此景,鐵打的心都要融化了,海蟾尊本來想說教的話一句都沒有說出來,只能皺著眉,百般無奈地抱起懸壺子進房。

他走到柔軟的床上坐下,讓懸壺子坐在他的腿上,這小娃兒還在抽抽噎噎的哭著,他有點措手不及,只好笨拙地給他擦擦眼淚問他怎麼了。

懸壺子帶著哭腔,說得很含糊不清,大略的統整之後,總之他做了惡夢,內容就是他被一個不認識的人抱走了,本來師兄還在他身後,怎知一個轉頭師兄就不見了…如此云云,重點就是他好害怕。

懸壺子還在哇啦哇啦的說不停,海蟾尊頓時覺得有點頭疼,只能說這個小師弟實在是太單純又愚蠢了,但是又蠢的可愛。

一反平時的嚴厲模樣,這回他真的忍不住笑出聲,懸壺子聽見了笑聲,歪著他的小腦袋瓜,眼角還帶著沒擦乾的淚水,不解地望著他師兄。

海蟾尊伸手捏著懸壺子軟軟的臉頰,隨即輕拍著他的小腦袋,破天荒笑著對他說,"不用害怕,吾還在這裡,不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

對當時小小的懸壺子來說,再也沒有比這個更令他安心地回答了,不過孩子就是孩子,即使得到了定心劑,還是會跟你要約定。

懸壺子伸出小小的手抱住了海蟾尊的脖子,小小的頭顱靠在他的肩頸上,繼續抽抽噎噎地說著,「師兄不可以騙吾,說謊的人要吞一千支針……」,邊說著還流了一兩滴眼淚。

海蟾尊除了無奈,他不知道要怎麼表達他現在的心情,玉清界多的是怕他的人,這麼親暱的舉動還不曾有人跟他這樣好過,他輕輕拍著懸壺子的背,輕聲跟他說好,他可是海蟾尊,從來是說到做到。

懸壺子聽完之後很高興,不過他還是覺得很害怕,他有點怯生生地拉著海蟾尊的衣角,很小聲很小聲地說他不敢自己一個人睡。

很難得的,海蟾尊輕聲嘆氣一聲,隨即把懸壺子放到床的內側,給他蓋好被子,摸摸他的臉,跟他說,「今天你就睡這兒,吾就在隔壁看公文」。

懸壺子乖乖地應了聲好,紅潤的小臉上漾了個笑花,海蟾尊點點頭,同他說聲快睡,不然明日起不來處法依舊,便離開了內房。

海蟾尊回到隔壁的書房,他本想坐下繼續看公文,不過一想到懸壺子適才說的噩夢,雖然是個孩子,但是那個孩子未來必成先天高人,那麼即使是小時候做的夢,多少都帶了點預知性,思即此,他還是不放心地取出龜殼,卜了個卦。

那不是一個很好的卦象,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很爛的卦象,他皺著眉看著卜出來的結果是個凶卦……,那就算了,還是個大凶…,頓時不知道該說甚麼好。

這情況是表示懸壺子會遇到不測嗎?應該是不會,依照他之所述,他自己也在場的情況下,還有人當著他的面帶走懸壺子,表示這個人大約是認識的人吧….。

他思索了一陣子,還是無法思考出甚麼,或許…是交友的關係吧,以後得好好看著懸壺子的交友狀況才行,這麼想著,此事便如此罷了,他坐下來,繼續將剩下的公文看完,方才休息。


April
02
2015
 
评论
热度(3)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