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蟾尊中心]彼時 01

海蟾尊成為有地位的道子的時候,他師父領了一個小娃兒進了道門,他印象很深刻,那個小娃兒大約才五歲,身子小小的,紅潤的小臉,挨著師父身旁,一付怕生的樣子。

他師父同他說,這小娃兒有著難得一見的仙骨,不收他來道門未免太可惜,所以他就收了小娃兒為徒了…,後來又說道甚麼可惜師父老了,只能加減教他,多麼的可惜……,如此云云在他耳邊一直迴盪,說的他頭都疼了,不等他師父說完,他直接插口,不就是想推卸責任?要他教這小娃兒基礎功?不必多說了,弟子很清楚,這小娃兒最好是真的有難得一件的仙骨,不然就算是師父,他照樣翻臉。

他師父淡笑不語,只牽著小孩兒的手交到海蟾尊手上,露出和藹笑容,跟小孩兒說著,從今以後,這就是你師兄,他叫作海蟾尊。

然後對海蟾尊說,這是你的小師弟,他叫懸壺子。

    

他師父說完之後,便說有是離開了,放著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

 

小小的懸壺子歪著他的小腦袋瓜子,略仰著頭,戰戰競競的望著海蟾尊,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老實說海蟾尊看了挺厭煩的。

海蟾尊作事一向乾脆俐落,很有自己的想法,他是他師父嫡傳的弟子之一,他之威嚴性,玉清界的人沒有不尊敬他的,莫說明眼人,連瞎子都能猜想他大約就是下一任玉清界之主。

這樣眼高於天,從來只有別人服侍他,他不服侍人,他師父竟然要他帶一個小娃兒,他師父腦子恐怕不只是壞了,大約還壞很久,簡直是不能用了。

雖然是這樣說,不過他既然已經答應了師父,就絕對會作到最好,這是他作事一向的原則,只是帶個小孩,有甚麼困難的?這個世上有甚麼他海蟾尊作不來的事?

海蟾尊放開懸壺子的手,來到最近的太師椅坐下,好整以暇的提茶壺,倒茶水,品香茗。

懸壺子從來沒遇過這樣的事,一雙小手緊緊抓著有點過長的衣角,緊張又困惑,比之總是微笑的師傅,眼前的師兄其實讓他感到害怕。

懸壺子還在緊張的眼神遊走不定,海蟾尊已經把他上上下下打量完了,打量完,剛好一杯茶喝完。

優雅的放下上好青瓷茶杯,一手支著頰,另一手在桌上,手指輕輕叩著桌面,隨即他開口喚了懸壺子到他面前。

懸壺子年紀雖然小,可是他打從心底知道面對這個人可不能怠慢,三步併作兩步快走,時不時踩到有點過長的褲腳,一付隨時要跌倒的樣子,海蟾尊還差點真的以為他會直接摔倒在他面前,可是這小娃兒最終還是沒有摔倒,看來心性其實帶點高傲。

觀他聽聞自己叫喚也沒有怠慢,他在心底默默想著,還不錯,沒讓他失望。

雖然懸壺子現在穩穩的站在他面前,不過卻是略低著頭,癟著嘴,沒甚麼志氣的樣子,他看了就不高興,皺著眉直接開口說了,「你這一付沒志氣的樣子,走在路上不被人欺負實在是很不合理的一件事」

懸壺子聞言,趕緊慌慌張張的抬起頭,眼睛連眨都不敢眨一下。

從放開手開始到現在站在他面前的表現,其實真要說的話,他其實對懸壺子挺滿意的,雖然不及他之標準,不過想來該是個聽話的孩子。

再說懸壺子畢竟年歲尚小,孩子氣的動作,讓海蟾尊忍不住失笑,總算是讓小小的懸壺子覺得師兄還是很親近人的。

「看來你還頗為受教,那個老不死就看人的眼光還沒退步」

海蟾尊招招手,叫懸壺子更靠近自己一點,小懸壺子猶豫了一下,才怯生生的更向前走。

海蟾尊居高臨下的望著這個小師弟,瞧他緊張的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莫明覺得很是可愛,忍不住想著,那白淨屬於小孩子才有的軟軟臉頰,看起來很好捏的樣子。

    

想是這樣想,手也跟著伸過去真的這麼作了。

 

果真事如想像中的柔軟,他看著懸壺子不解的望著他,現在想甚麼的表情全寫在臉上,心情突然大好,看來這小師弟確實乖巧。

他放開手,輕輕的拍著懸壺子的小頭顱,想著,這孩子果真頗為受教,嘴角淺揚,開口道「你果真年歲尚小,叫聲師兄來聽聽」

懸壺子輕輕揉著有些被掐得紅通通的臉頰,乖乖的應了聲師兄,那奶聲奶氣的模樣,印在海蟾尊的心底,很久很久以後,他有時會忍不住回想著當時的時光,其實挺美好的。

 


March
30
2015
 
评论
热度(3)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