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懸]玉清森林的小紅帽 03

懸壺子離開家門時,心裡特別的開心與興奮,畢竟這是他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出遠門,這也是很正常的。

其實從他居住的小鎮到海蟾尊住的地方,以成人的腳程來換算大約要走個10分鐘吧,是一個不是很遠但也不算是很近的距離,若是以小孩的腳程來說,頂多只需要15分鐘,不過在這個正常時間走到,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

小孩子最喜歡邊走邊玩,對一個正常的小孩來說,有什麼事情會比玩還要更重要?哪怕是像懸壺子這樣天生乖巧的孩子,難免因為是第一次出門對周遭的一切充滿好奇心,肯定是那邊摸摸這裡看看。

於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當一燈禪好不容易擺脫愚蠢的野狼會議,找到小紅帽的那瞬間就開始後悔了。

其實找到這個海蟾尊傳說中的小孫子小紅帽一點也不是什麼難事,要知道他可是一隻狼,狼可是犬族的一員,嗅覺有多靈敏不用說,小紅帽這樣的好孩子一定是走在闢好的寬闊道路上。

這條路本來就很少人走,加上小紅帽又穿著顯眼的紅色小斗篷,一燈禪可以說是連他引以為傲的嗅覺都還沒用上,輕而易舉的就發現那個蹦蹦躂躂走在大道上紅色小身影。

既然這麼容易就發現小紅帽的蹤跡,一燈禪確實沒什麼好費力的。

但!是!

當他看到那紅色小身影轉過來的瞬間,一燈禪連呼吸都要忘記!

須知道我們的小紅帽懸壺子可是從蚌殼中誕生,就像是一顆珍珠一樣粉嫩嫩的小孩,小臉頰白白軟軟像是棉花糖一樣,兩側臉頰上還染著淡淡的小紅暈…,搭配在一起不就是那個什麼每個女性都在追求的蘋果肌嗎!

小紅帽生的出落,一燈禪看到他的那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他發誓,小紅帽絕對是他看過最可愛的人了,沒有之一(O)。

於是,一燈禪決定還是先觀察一下這個小紅帽比較好(?)。

小紅帽蹦跳沒幾下,突然在一個樹旁停下並蹲了下來,一燈禪正納悶發生什麼事,他看到小紅帽的手邊有個奶白色毛毛的物體,馬上明白,原來小紅帽發現一隻小兔子,還是一隻腳受傷的小兔子。

一邊說著小兔子好可愛,一邊用充滿同情與擔憂的語氣說著"不怕不怕,痛痛飛走了",接著給小兔子摸摸的小紅帽實在是太犯規的可愛啦!!

造物主呀,你為何要創造出這麼軟甜萌的生物,然後安排我去把他抓來當人質?這根本是一件天理不容、人神共憤、強盜徒匪、無恥敗類會作的事呀!所以善良如一燈禪是確定、一定以即肯定不會作這種事的,更何況是這麼可愛的小萌物,根本下不了手呀!

可惜天不從人願,一想到如果就這樣失敗而歸,又要接受那群野狼的疲勞轟炸…,一燈禪嚥下口水,心一橫,也只好豁出去了。

再說小紅帽一臉擔憂的看著那隻受傷的小兔子……,喔不…,他的眼角好像泛著淚光,不知所措的像是隨時要哭出來一樣,一燈禪打從心底不忍心看見這樣一個小萌物哭泣的模樣,那會讓他有一種是他欺負了他的錯覺。

抱著這樣的心情,一燈禪從不遠處的草叢站起身,並走到小紅帽的身邊,輕聲問道,「請問你需要什麼幫助嗎?」

懸壺子正愁著一個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真的沒有能力幫著這隻可憐的小兔子,他很想帶著這隻小兔子馬上回家去找仙鳳姐姐或是三毛叔叔,但是如果就這樣回家去,海蟾尊奶奶該怎麼辦呢?海蟾尊奶奶還在等著他呢!

但是…,小兔子看起來真的好痛的樣子…。

可憐受傷的小兔子跟最喜歡的海蟾尊奶奶……,到底…該選哪個才好?

一燈禪的出現對陷入兩難的懸壺子來說,就像是救星一樣的存在。

只見懸壺子兩隻小手抱著兔子,淚眼汪汪的抬起頭,無處不是我見由憐,可憐兮兮的給一燈禪發卡,「你真的願意幫助我嗎?你真是個好人~~」

如此可愛的模樣讓一燈禪閃神一瞬,差點就站不住腳,很明顯晃了一下身體,但是又馬上扶著旁邊的樹幹站好,被這麼可愛的小紅帽發卡,一燈禪表示再多卡他都願意收!

也跟著小紅帽蹲下來,露出最親切的微笑,「是的,小紅帽,我真的可以幫助你,告訴我你有什麼困擾,好嗎?」

「啊~真是太謝謝你了~~你真的是個大好人~~」再次不自覺的發卡,接著把小兔子拿給了一燈禪,「你看,牠的腳流血了,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幫助牠才好…」

說著說著又忍不住開始哽咽。

就著把兔子交給一燈禪的動作,又兩個人之間有著明顯的身高差,靠的又這麼近,溫香軟玉幾乎就靠在胸口,一燈禪深吸一口氣,花了一小點時間,才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看看,嗯…。」

一番檢查後,結論是這隻兔子被木莿刺到腳,所以才會流血。

一燈禪帶著懸壺子到附近的湖水邊,輕輕的把兔子腳上的木莿拔出,用乾淨的湖水清洗傷口,最後拿出帕子,替這隻可憐的兔子做了簡單包紮。

「這樣就可以了。」把包紮好傷口的兔子交給了懸壺子,如預期的看見懸壺子再純善不過的微笑,「不過我想,牠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休息才行。」

「這樣小兔兔能自己照顧自己嗎?」把兔子更往懷裡抱些,懸壺子又開始擔憂。

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樣,逗笑了一燈禪。

「這嘛…,或許可以找個人照顧牠?」

低頭又看了看懷中可憐微微顫抖的小生物,懸壺子歪頭想了一會兒,他很想親自照顧這個小生物,但是養寵物是需要大人們同意的,於是他下意識問了身旁的一燈禪,「那我想照顧這隻小兔兔,可以嗎?」

一燈禪很想跟他說,"好!沒問題!養100隻都沒問題!",但是他不是懸壺子的什麼人,所以他只能輕咳一聲,略帶無奈的表示,「很抱歉,我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

「唔……」懸壺子癟著嘴,一手抓著有些些過長的上衣下擺,一手抱著兔子,那模樣說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能不能不要用這種表情在他面前?他真的很不想讓屬於野狼的劣根性暴露出來。

雖然說…,照這樣發展下去,似乎還挺符合他同類們的計劃。

「這樣吧,我聽說你是要去找奶奶,對嗎?」

「嗯!」

「這樣事情就解決了,你可以問問奶奶要不要讓你養呀。」

又再次歪頭想了想,懸壺子消化完一燈禪的話後,高興把兔子抱高到他的小臉旁,這樣他的臉就可以跟兔子的臉碰在一起,蹭蹭兔子柔軟的毛,露出不能再更可愛的笑容。

「那我現在就要去問奶奶~謝謝你……嗯…嗯…?」

「一燈禪,我的名字是一燈禪。」

「嗯,一燈禪先生,謝謝你~」將兔子放入要送給海蟾尊物品的小籃子中,懸壺子拉著一燈禪的手,繼續前往海蟾尊奶奶住家的路上,終於想起自己還沒有自我介紹,「對了~一燈禪先生,我叫做懸壺子~大家都叫我小紅帽~」

「好的,小紅帽。」一燈禪也夠從善如流,為了不讓懸壺子起嫌疑,也為了他們路上不無聊,他開始發話,「你是跟奶奶住在一起嗎?」

「不是唷~~我家住在玉清小鎮~不過我最喜歡奶奶~~還有仙鳳姐姐~還有把鼻~還有還有~珍珠龍叔叔~還有三毛叔叔~~然後呀~我很乖喔~~我在家都……」

看來他根本不需要問些什麼,懸壺子已經嘰嘰喳喳的把他全家人都毫不保留的分享給一燈禪知道。

身為一個修養良好的紳士(?),一燈禪領著懸壺子往前走,不忘邊微笑回應表示他有認真在聽。

「…然後呀,因為大家都沒有空,所以我就自己來了~我很厲害吧~」

「你真是了不起。」

「喔對了~三毛叔叔還跟我說要小心大野狼,一燈禪先生,你知道什麼是大野狼嗎?」

「……」

聽到懸壺子不解的疑問,一燈禪愣了一下,隨及充滿無限無奈的閉眼一刻。

這是要他怎麼回答?!難道要跟懸壺子說,我就是大野狼喔~打死他都不會這麼做的。

「一燈禪先生?」見一燈禪久沒回應,懸壺子更不解的出聲。

「嗯…,大概知道。」

「那…大野狼是什麼樣子呀?是不是真的…」懸壺子想起出門前劍子仙跡高舉雙手裂嘴的模樣,吞下口水,小心翼翼的問,「好可怕?」

「……」

腦中一閃而過那群不能再更蠢的同類,這個問題比上個問題更讓他不想回答。

而且就在剛剛他正在想要怎麼回答這個更艱難的問題時,兩枝根本不可能出現的樹枝不自然的從旁邊草叢一閃而過…,一想到那可能是什麼東西,一燈禪忍不住想要扶額。

「小紅帽,你看!前面那裡開了好多花。」轉移話題才是明智之舉。

順著一燈禪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真看到一大片奼紫嫣紅的波斯菊花海,懸壺子馬上忘了大野狼有多可怕這件事,被眼前的花海吸引。

「哇~~好漂亮喔~~」

「我覺得你可以採一些花順便送你的奶奶,你的奶奶一定會很開心的。」

「對~對~奶奶一定會很開心~」

見懸壺子兩個小眼都亮了,一燈禪明白他成功讓小紅帽轉移了目標,接下來,他必須去確認點事。

「小紅帽,你先過去摘花吧,我想幫小兔子再仔細檢查一次傷口,就在這棵樹下,等我檢查好再去找你,可以嗎?」

「好的~那奶油就拜託你了,一燈禪先生~」

「奶油?」

「嗯,我幫牠取的名字~因為牠看起來跟仙鳳姐姐廚房裡的奶油顏色好像喔~而且我覺得牠也很喜歡~」把裝有兔子跟其他物品的籃子交給一燈禪,懸壺子末了不忘給兔子摸摸頭,「奶油要乖乖喔~要聽一燈禪先生的話~」

「好的,奶油,我會幫你好好看著奶油的,快去摘花吧。」

「好~~」

看著懸壺子蹦蹦躂躂的泡進花海中,一燈禪心裡充滿各種無奈靠近旁邊的草叢,伸手一撥,果不其然看見自以為隱藏很好,因為他隨手一撥的關係而跌倒的雲滄海。

「雲滄海,你在這裡做什麼?」

雲滄海為什麼會在這裡這個問題,雲滄海本人也很想問這個問題呀!!

這話就要從一燈禪出發之後不久說起。

當一燈禪出門後,野狼們又開始為他們得來不易的勝利(?)提前開了PARTY。

大家都很高興的準備慶祝事宜,就在這時無惑度迷發話了。

「派一燈禪一個人去,感覺好像很不保險…」

那這是要再派一個人去的意思嗎?!

每隻野狼一聽到這樣的發話,紛紛停下手邊的工作,驚恐的望著無惑度迷,無比希望這只是軍師大人的一個玩笑。

「偉大的軍師大人,您是認真的嗎?」

「是,我很認真。」

 

……

 

「軍師大人饒命呀!!!!!!」

「軍師大人放過我們吧……」

「軍師大人!我想這本來應該是雲滄海的工作,所以應該要由他負責去執行!」

不知道是誰就說了這麼一句,被點名的雲滄海連哭來不及,就在無惑度迷及眾野狼的開PARTY歡呼聲下,失魂落破的被踢出門口,還附帶著一句,「務必監督一燈禪完成任務,不然你就不用想回來了!!這次任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一回想起自己受到的遭遇,雲滄海哭了起來。

「嗚哇哇哇……一燈禪…他…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嗚嗚嗚嗚嗚嗚嗚…」

一燈禪看著在他面前大哭的雲滄海,覺得他的頭痛了起來。

「所以?你現在是來監視我嗎?」

問完之後一燈禪覺得自己蠢到家,問這什麼問題,不用想也知道雲滄海會回答"是"。

「嗯!!」大力的點完頭還不夠,雲滄海還自以為好心的提醒,「所以呀一燈禪!你快照軍師大人的計畫進行吧!我一路看你都是照著軍師大人的計畫走~~我好崇拜你呀~~~」

我不需要你用這種方式崇拜我…。

無言的看著雲滄海,一陣沉默後,一燈禪只倍感無奈轉身。

「我現在要去找小紅帽,你最好躲好一點。」

於是,雖然他一點也不想傷害小紅帽,但是看情況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March
11
2015
 
评论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