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綺] 長閒日和

*現代AU版

===========

那是一個特別寧靜的日子,很難得的,意琦行醒來時,枕邊人並不在身邊,去浴室漱洗後,換了件輕便的居家服,才走到客廳就聞到食物的香味。

離客廳不遠的餐桌上已擺好幾樣精緻的菜餚,還有擺放整齊的碗筷,他越過餐桌,到了最裡面的廚房,很快的,就發現了在廚房忙碌的綺羅生。

大概是綺羅生太專心一致的打蛋,意琦行走到了他的身後他都沒有發現,直到意琦行出聲喚他的名。

「綺羅生。」

綺羅生聽到叫喚,下意識的抬頭,一抬頭就看到自家愛人,他笑,「意琦行,你醒了,怎麼不再多睡一會?」

「醒了就睡不著。」意琦行從後方抱住了綺羅,在綺羅生的臉頰上落下輕吻,「再說,沒有你在身邊,如何能睡得安穩?」

聽到意琦行說的話,綺羅生噗嗤笑了一聲,「是是,都是我不好,意琦行老師可以原諒我嗎?請看在我準備這麼豐盛的早飯的面子上,我下回不敢了。」

說完還學著做錯事被老師罵的學生低著頭,要不是因為手裡拿著打蛋器,意琦行相信綺羅生肯定還會伸出手,就像是在領罰一樣。

「嗯,下不為例。」狀似嚴肅的說著,然後又偷了一個香吻,意琦行才心甘情願的放開綺羅生去餐廳拿碗。

這麼可愛的情人大概再也找不到了吧,綺羅生邊把打好的蛋液倒入鍋子中邊淺笑著。

日式蛋捲不是很好做的一種料理,但是對綺羅生來說不算困難,綺羅生只是不愛下廚罷了,意琦行拿好碗後,重新回到廚房,他看著綺羅生在一旁神情自若的做著俱技巧性的小料理。

綺羅生轉動鍋子使蛋汁均勻分布在鍋底,然後轉中小火,等到表面的蛋汁略為轉白呈現半熟狀時,技巧性的用鍋產和筷子從蛋皮一端開始捲起,如此重複四、五次,香甜滑嫩的蛋捲就完成了。

綺羅生生的出落,這是意琦行第一次見到綺羅生時就知道的,也不是第一次見到綺羅生做菜,但是他不得不承認,連做菜都可以這麼迷人,大概就綺羅生一個人了吧。

綺羅生對他意琦行來說就是最致命的誘惑,綺羅生所做的每一個舉動都會讓他著迷不已。

「怎麼了?」綺羅生把煎好的蛋捲盛在砧板上,準備要將蛋捲切開時,注意到意琦行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綺羅生。」意琦行放下碗,靠近了綺羅生,伸出手將沾染在綺羅生頰上一點點的蛋液抹掉,「我剛剛改變心意了。」

「什麼?」

「對於你早上不告而別這件事…,我決定還是要給你點懲罰才行。」意琦行輕撫著綺羅生白晰的面頰,再認真不過的說。

「不告而別?」綺羅生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開了顏,「那老師想怎麼懲罰我呢?」

「叫我意琦行。」

「好,意琦行。」笑意更深,綺羅生主動伸出手環上了意琦行的脖子,「親愛的意琦行,就讓我以身相許做為歉禮,好嗎?」

「當然是最好。」意琦行淺笑,就著綺羅生刻意的貼近,從善如流的吻上對方誘人雙唇。

「滿意了?」

一吻畢,綺羅生將自己的額靠上對方的,兩人靠的近,連鼻尖都碰在一起,意琦行從綺羅生微彎的紫色眸子看見自己。

「我們現在可以去吃飯了嗎?」

「沒有問題。」

綺羅生將切好的蛋卷放至小碟子裡,意琦行則是拿著盛好稀飯的碗,好在廚房到餐廳是採開放式空間,不然兩人併肩走去餐廳是不可能的。

工作的關係,準備早飯並不是綺羅生平時的工作,通常都是意琦行在準備,綺羅生曾跟意琦行提議兩人輪流準備沒有關係,但是看著總是畫著耗費腦力設計稿的綺羅生香甜的睡臉,意琦行說什麼都不忍心打斷愛人的美夢,再說,這樣剛好寵壞綺羅生,正合他意。

寵壞綺羅生這件事其實綺羅生本人也挺樂見的,不過意琦行是在大學教書,要早起去上八點的第一堂已是辛苦,還要早早起床準備早飯,意琦行本人可能不是很在意,但是綺羅生看著心裡還是會心疼,於是假日通常就會變成綺羅生準備早飯,嗯…只要他有早起的話,不過只要是綺羅生準備的早飯總是特別豐盛,到現在綺羅生都還記得意琦行看到一整桌豐富早飯的驚訝模樣。

一想起意琦行當時的模樣,綺羅生忍不住停下筷子,看著坐在對桌的意琦行笑了。

「怎麼?想到什麼事情,笑的這麼開心。」

「沒什麼。」這麼說著,綺羅生放下筷子,突然站起身走到了意琦行的旁邊。

「意琦行。」看見綺羅生過來,意琦行本來要起身,卻被綺羅生阻止,綺羅生微微彎腰,在意琦行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伸出雙手環抱住意琦行,滿意的在意琦行肩窩蹭了蹭,「我有沒有說過我真的好愛你?」

「當然是有,而且…」意琦行為人雖然嚴肅,卻非不解風情,此情此景,就是撒嬌了,他稍稍轉頭唇就貼上對方的,「我也同樣愛你。」

陽光從採光良好的落地窗灑進來,落在兩人的身上,意琦行可以看到綺羅生晶瑩的紫眸反射著光點。

別漾動人。


February
24
2015
 
评论(10)
热度(11)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