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懸]玉清森林的小紅帽 02

在小紅帽懸壺子出生前的一些年,在玉清森林採光(?)最好、離泉水最近、生活機能最齊全的地方,本來住著一群狼。

是的,本來。

直到海蟾尊某天來到了森林,這個景色好,生活機能一切完美的地方很快就被海蟾尊看上了,可惜有一群野狼住在那裡,於是他難得"好心"一次,為民除害,把那群野狼打的鼻青眼腫,不經打的野狼們只能狼狽的落荒而逃,從此以後那就是海蟾尊的家了。

因為這件事,這群野狼非常的怨恨海蟾尊,可是海蟾尊又比牠們厲害太多,只能含怨的躲到森林裡比較偏僻的山洞,天天都在想要怎麼把海蟾尊除掉,搶回他們美好的家園(?)。

但是他們畢竟是野狼,能想到的法子有限,即使如此他們仍然努力的想辦法,做盡最壞最壞的事,好可以把海蟾尊嚇走。

今天,野狼們依然在努力想辦法把海蟾尊趕走。

「啊哈哈哈~~~各位!!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剛剛在海蟾尊家旁埋伏時發現了這隻鴿子,大家知道嗎?我們的大好機會來了!!」

說話的這隻狼是這群野狼的老大,叫做矩業烽曇,通常都是由他來決定派誰去執行打倒海蟾尊的任務。

「那真的是個太好的消息呀!!我們終於有反擊的機會了!」葦江渡高興的手舞足蹈。

「太好了!我們終於可以奪回我們美麗家園了!!嗚嗚嗚嗚…」雲滄海忍不住拿出手帕擦眼淚,他是非常感性的。 

「我覺得上次那次其實也很成功,但是這次一定會比上次那件任務更成功!!」爾善多也附喝,她是唯一一個母狼,長的很美,可是沒什麼腦袋(喂)。

所謂上次那件任務,就是想盡辦法趁著海蟾尊睡午覺時把毛毛蟲放在他的肩膀上,當然結局是海蟾尊挑挑眉,只用了兩根手指把肩上的軟體動物彈走,過程中一臉的不屑,接著就做自己的事去了。

不過這些野狼們完全無法得知,因為他們放好毛毛蟲之後就跑走回報去了,快樂的像是已經取回領地一樣,為此還狂歡了三天三夜。

不過海蟾尊還是沒有離開,直到海蟾尊家附近的觀測站(?)發現這幾天海蟾尊都沒有出門,還有一隻白鴿飛來飛鴿傳書,於是觀測站的站長小狼崽雀華一品抓了這隻鴿子,獻寶一樣的拿去給矩業烽曇,所以就有了此刻的聚會。

「但是…老大,我不是想掃興,我們不知道信裡到底寫了些什麼耶……」雀華一品弱弱的發言。

 

……

 

「這算是什麼問題!這根本就不是問題!我們只要把這隻鴿子吃了,這樣糾吉那傢伙就沒有對外求救的機會!」打破沉默的狼叫做無惑度迷,是矩業烽曇身邊軍師一樣的存在。

「沒錯!說的真是太~~好了!無惑度迷說的沒錯!我們贏了如此一大步!!我親愛的同胞們,勝利就在我們的前方!只差一步!就只差一步!就可以取回我們的家園了!」矩業烽曇舉起雙手高呼著。

跟著矩業烽曇的歡呼聲,野狼群們又為了他們得來不易的勝利狂歡了二天。

當天晚上,駐守觀測站的雀華一品才剛迷迷糊糊的睡著時,從海蟾尊家的門口跳出了一隻綠色的小青蛙,嘴裡咬著一封信,就是後來懸壺子一家子收到了那封信,由於送信的是一隻小青蛙,不比鴿子用飛的快,所以懸壺子他們才會遲了兩天收到海蟾尊的回信。

就在懸壺子一家子收到了海蟾尊派去的青蛙同時,野狼們也得知了海蟾尊順利"對外求救"的消息,無惑度迷趕緊叫醒昏睡的大家,召開了緊急會議,而矩業烽曇正因為這件事煩惱著。

「想不到糾吉竟然還是可以對外求救,不過不要緊,我得知信中內容寫說,他生病了,目前臥病在床,果然是天助我也呀,老大。」葦江渡激動的說著,其實他是矩業烽曇的參謀。

「參謀說的不錯,這的確是我們不可多得的大好機會。」無惑度迷認同的點點頭,「我認為我們要趁此機會,除掉糾吉這個大患。」

「嗯…,那就這樣決定了!我們趁這個機會一舉把糾吉吃掉吧!哇哈哈哈哈哈哈~~~~」

「那要派誰去比較好?」依舊是雀華一品弱弱的發聲。

 

……

 

「我不想去…,糾吉他好可怕…,我去的時候他拿著刀子揮來揮去,好像要剝了我的皮…T_T」雲滄海依舊拿著手帕拭淚。

「我也不想去…,我去的那次他更誇張!竟然連鍋子都準備好…,一副要把我吃下去的樣子!」爾善多一想起當時的情景,全身都顫抖起來。

跟著是一片的哀嚎,每個人都在說自己執行任務時的悲慘回憶。

「好了!好了!不要再吵了!安靜!安靜!」矩業烽曇大力的拍著桌子,發出了碰碰碰的聲音,吵鬧的小空間瞬間安靜下來。

「大家在害怕什麼?我們是離成功這麼一大步,就只差臨門一腳而已,為了表示公平,這次就用最公平最公正的方式來選要派誰去。」矩業烽曇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就用,猜拳的方式吧,輸的人就要去執行這次的任務,這種方式最公平了吧?一切都交由老天安排。」

「嗯嗯嗯,老大說的很有道理~」

「真不愧是我們的老大!!這個方法真的太公正了!!」

「是呀,這樣真的太公平了~老大我真佩服你~~你果然是我們的老大~~」

「那是當然的,不然我怎麼當你們的老大?」矩業烽曇摸著下巴,自豪的揚起微笑,「大家先兩兩一組,然後輸的人去找無惑度迷排隊,再次進行比賽,最輸的人來找我報告。」

於是在經過一輪激烈的爭鬥之後,最輸的那位就是一直拿著手帕不斷哭啼的雲滄海,此刻他也是不斷的拿著手帕哭泣著。

「嗚嗚嗚嗚嗚嗚老大~~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知道我最膽小了我不要去啦~~~~~TAT」

雲滄海越哭越傷心,乾脆抱著矩業烽曇的大腿,把鼻涕呀眼淚的全都抹在矩業烽曇的身上。

「我也沒有辦法呀,誰叫你要猜輸,一開始就說了,這是最最公平的方式。」矩業烽曇有些不耐煩的撐著下巴,因為也無法把雲滄海拉開,所以只能任由雲滄海拉扯自己的褲角。

「欸欸欸,小力一點啦!我的褲子都要被你拉掉了啦!不然這樣,只要你找到一個人願意代替你去,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因為雲滄海實在是太黏人了,怎麼趕都趕不走,加上為了保護自己的褲子,矩業烽曇只好這樣說。

矩業烽曇才剛把這句話說完,本來還擠滿一堆狼熱鬧的小空間,咻的一聲,一下子大家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只留下默默流淚的雲滄海。

大家什麼時候都學會瞬間移動啦,矩業烽曇在心中感嘆。

「雲滄海,不是我不幫你,我已經盡人事。」看雲滄海哭的這麼傷心,矩業烽曇都有些不忍心,畢竟是一起長大的,只好給他拍拍。

「嗚嗚嗚…我知道了……」雲滄海抽抽鼻子,一副赴死沙場的樣子,有些黯然的要回自己住的地方準備。

就在這個時候…。

「啊,抱歉抱歉,我來晚了…,因為雀華一品附給我的地圖……」

「一燈禪!!太好了!!一燈禪!!!!你來了!!!你終於來了!你是我的救世主!!!是我的神!!!」

來人正是住家離會議地點比較遠的一燈禪,不過他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雲滄海的眼淚加撲倒攻擊,差一點就要跌倒。

「哎呀,雲滄海,冷靜一點,你怎麼了?」

「嗚嗚嗚嗚嗚…,一燈禪我們的感情最好了,對嗎?」

「呃…,普普通通吧…。」其實只是點頭之交而已。

「吼!!我們的感情明明就很好!!一燈禪我知道你人最好了!!拜託幫幫我!!我求你了!!你也知道我最膽小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邊說著雲滄海就要跪下磕頭什麼的,一燈禪見狀趕緊把他扶起來。

「…唉,雲滄海,你不要這個樣子,我答應你就是了……。」

一燈禪一說完,雲滄海一秒就收起他的眼淚,抱著一燈禪又跳又叫的,只差沒有親他。

「一燈禪你真的是我的大恩人~~~~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一燈禪嘆氣,他已經不想再追究什麼,反正木已成舟,只好認命一點,「所以,到底是什麼事?」

本來還在又叫又跳的雲滄海一聽到一燈禪的問句立馬停下所有動作,接著小心翼翼的挨到一燈禪身邊,不能再更小心的開口,「我說出來你不會生氣吧?一燈禪…,我知道我們的感情最好的…TAT」

就說只是普普通通而已…。

「好啦,好啦,我不會生氣,快說是什麼事。」

「其實也沒什麼啦…,嗯…就是那個呀…,就是…要出任務這樣。」

「又是跟海蟾尊有關的任務是吧?沒關係,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其實雲滄海不說,一燈禪心裡也有個譜,只是不知道這次矩業烽曇又想出什麼愚蠢的整人方式,所以說他才不想來開會。

「也沒什麼啦…,就是去把海蟾尊吃掉這樣。」

 

……

 

「…我現在就去殺了矩業烽曇,雲滄海,你不要阻止我。^_^」

說完,一燈禪拿起枯禪輪杵一副就是想找矩業烽曇,然後把他的腦子剖開來看看他的腦子到底有幾個洞的樣子。

「哇啊啊啊!!!一燈禪你冷靜一點!不要這樣!矩業烽曇雖然很蠢又白癡又沒腦,我知道大家都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麼,竟然會想去把海蟾尊吃掉,但是他還是我們的老大啊,如果他不在的話我們這些剩下的狼要怎麼辦,一燈禪你要冷靜一點啊!」雲滄海見狀,基於矩業烽曇在久遠之前曾經救過他,所以敢緊抱住一燈禪要準備離去的大腿,成功阻止了一燈禪。

「……那你自己去執行任務。」

「一燈禪…你不可以這樣……QAQ」

說著雲滄海又要開始哭起來,一燈禪索性眼睛一閉轉過頭去,眼不見為淨。

「就是呀一燈禪,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們可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大概是確認已經找到替死鬼安全,所以剛剛一瞬間不見的大家都紛紛回到原位,也看在雲滄海很可憐,加上不想成為可能的替死鬼,所以葦江渡出面幫雲滄海說話,說完還大力拍了拍一燈禪的肩膀,全然一副好哥們模樣。

一燈禪已經連"那你怎麼不自己去?"都不想吐嘲了,突然有點後悔,早知道今天就不要來參加會議了,怪不得雀華一品這次附給他的地圖這麼難走,可憐雀華一品的用心良苦。

(※在此特別說明,由於野狼們本來住的家園被海蟾尊霸佔,因此大家都流離失所,加上怕被海蟾尊追殺<事實上根本不會發生>,所以每次開會的地點都不一樣,需要雀華一品這個觀測站站長出動通知大家每次的開會地點。)

「是呀一燈禪,你肯定在擔心要怎麼樣才能成功騙到海蟾尊,然後如何把他吃掉吧,讓我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這樣你肯定可以成功的!」無惑度迷不知道從哪走出來,一手再自然不過的搭在一燈禪的肩膀上。

「據可靠的消息傳來,海蟾尊最近認養了一個孫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總之海蟾尊就有孫子了(欸),然後這個孫子呢~因為他總是穿著一件紅色的斗篷,所以大家都叫他小紅帽。」無惑度迷停頓了下,又繼續說,「聽說海蟾尊非常的疼愛這個孫子,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去找他,這次因為海蟾尊生病的關係,這個小孫子就在要來探望海蟾尊的路上呢~」

「…所以?」該不會是要他去欺負一個可憐的孩子吧。

「你笨呀你!當然就是要趁這個機會把小紅帽綁起來當做是人質,這樣好威脅海蟾尊,為了他可愛的小孫子安危,海蟾尊還能不跟我們求饒嗎?!」

「……」

他就知道…,這群野狼果然實在不會想出什麼好方法,而且他竟然被一個笨蛋罵笨,一燈禪都不知道該感嘆時運不佳,還是怨恨老天,怎麼就讓他跟這群笨狼成為同伴。

「大家說說看!我這主意是不是再好不過了!再沒有比這個更好的方法了!我怎麼會這麼的聰明!」說完還不忘把自己的瀏海甩到前面,再故作瀟灑的撥撥瀏海。

「不愧是軍師大人~~說的真是太對了~~」

「軍師大人你是我的偶像~~~我好崇拜你~~~」

「軍師大人果然是聰明絕頂!!」

眾野狼們全都圍在無惑度迷的身邊,就像是什麼大明星走下台好跟他的小粉絲親近一樣,每隻狼都用一種充滿著愛意與仰慕的眼神望著無惑度迷,深怕漏了無惑度迷的一個親萊,哪怕是一個眼神都不能放過。

「那還用說~也不想想我在老大身邊多少日子了~還不能得到老大的真傳嗎?」

「…………」

顯然無惑度迷也非常享受這樣被大家吹捧,看看他一副陶醉其中的小模樣,一燈禪忍不住扶額。

拜託快來個人把他打昏帶走,他現在真的好想要裝死之類的。

「好吧,就算是這樣,你想要怎樣把那個小紅帽綁來當人質?」

一燈禪真心的很想裝死一直線,不過眾野狼的歡呼聲大的把他拉回現實,無法逃避這個問題,他決定還是提問一下,以免做了以後無惑度迷還要碎碎念一番,…雖然說讓他先提出意見還是不免要碎碎念一陣。

「這麼簡單的事還需要我教你嗎!一燈禪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還有請軍師大人指點指點我。」一燈禪微笑。

「哼~看在你有自知之明,我就勉為其難的幫助你了。」

那還真是太對不起你了呀…。

「說你笨你還不相信,靠過來一點呀一燈禪。」也不理會一燈禪的意願,無惑度迷再次把手搭在一燈禪的肩上,藉由搭肩的力量把一燈禪拉近一點,靠著一燈禪的耳邊神神秘秘的說,「你應該知道從小鎮往海蟾尊家的路上會經過一片花田吧?」

「嗯,我知道。」

「這樣事情不就好辦了嗎?」無惑度迷鬆開手,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發出碰的一聲,「首先,你要去搭訕小紅帽,我聽說他非常喜歡海蟾尊,就用這個理由想辦法引誘他到那個花田中。」

「…然後?」無惑度迷停下喝了口水,一燈禪等著他接話,卻見對方一副我已經說完的樣子。

「然後?這還需要問嗎?當然是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把他抓起來當人質!這樣事情不就解決了嗎?!真搞不懂耶,這麼簡單的事還需要我教你,一燈禪長點腦子吧,學學我多能幹呀。」一想到自己的計謀多麼的完美,無惑度迷忍不住嘿嘿的笑,「還有我告訴你呀……」

「我完全明白!不需再說!我現在立刻出發去辦這件事。」

眼見無惑度迷還要繼續吹捧自己,一燈禪實在聽不下去,也不想繼續跟這群不能再更愚蠢的野狼們瞎混,馬上打斷無惑度迷,一秒提出他願意履行無惑度迷的好心建議。

「唉呀,一燈禪,你什麼時候開竅了呀,這回反應這麼的快,很好!繼續保持呀!」

是是是,真是多謝你呀,一燈禪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於是,一燈禪在一群野狼送行之下離開了他們開會的小洞穴,臨走前他還看到唯一一個真心為他送行的雀華一品,狀似許多無奈的揮揮手帕。

他現在完全可以懂當年雀華一品第一個自願去海蟾尊家附近的觀測站,甚至擔任站長一職的原因。

其實呢,理由再簡單不過了,寧願被海蟾尊殺死,都比笨死還要光榮許多。

一燈禪忍不住再次嘆氣。


February
24
2015
 
评论
热度(1)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