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基]Infatuation迷戀03

*電影劇情衍生,貫穿1-3的劇情,主要在2

*收錄於<Infatuation迷戀>一書中,販售於BIO5月歐美場

*基本上是洛基的心境成長故事

===== ===== ===== ===== =====

之後幾天再沒有人來看他,洛基在牢裡也不能做些什麼,看書嗎?就說了,書本無法當作永遠的消磨,一直看書也是很累人的。

最重要的是,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對象,這件事真的很可怕,哪怕他真的每天研究魔法書,發現了一個新理論,又或者發明了一個新的魔法,無人分享的空虛與寂寥,也只是更加諷刺他的處境。

他的無聊並沒有持續太久。

前幾日被奧丁抓來的新囚犯也不知道是哪來的方法,竟把施有特殊咒術的魔法牢門給撞破,順帶還打開了好幾個牢房之門。

這個逃走的大高個兒還真是長得一絕的醜,因為他的行為,地牢裡是一片混亂,以往的越獄頂多一兩個人,這次這麼多人一次跑出去,地牢守衛再厲害也阻擋不了全部人。

這個醜高個兒也走到了他的牢房前,本來以為他也會如前面幾間一樣豪爽的砸開牢門,結果卻只是看看就走了。

真是無趣,讓他白開心了一場。

地牢裡亂成一團,想必很快就會傳到王宮內,轉念之中,他決定好心的告訴這位越獄者一條明路。

真想看看現在奧丁與索爾的表情,一定是無比的精彩啊。

一想到兩人可能慌亂的表情,洛基好心情的席地而坐,隨手揀了一本書翻看,不過就是一種無傷大雅的小鬧劇罷了,算是給他再也無法自由的餘生一點小娛樂。

大高個兒越獄者離開後沒有多久,三勇士率先趕到,但顯然戰力不佳,不過是幾個沒用的手下敗將,三勇士也是打的氣喘噓噓。

三勇士之後,索爾很快的也趕到地牢,好吧,雖然他不想承認,只能說索爾不愧是索爾,好歹戰鬥力還是勝過其他人,三兩下就打趴了剩下企圖逃走的人。

其實洛基還是很想趁此機會跟索爾說個幾句話,內容大概就是繼續冷嘲熱諷幾句,反正他又出不了牢房,說個幾句總是可以吧?

無奈一聲巨響伴隨天搖地動,天花板甚至被震裂落下碎石,即使冷靜如洛基都知道事情有些不對了

還來不及跟索爾說到話,索爾也是對他匆匆一瞥,就飛快離去。

很久以後,洛基常常回想起這一天,那個還是很不坦率又幼稚無知的自己,如果當時他能夠給予索爾告知,如果他能更坦率的面對自己,如果他能在最後跟母親好好說話……。

結局是否有可能不一樣?

但這世上沒有如果,只有自己所造成的因果論。


芙瑞嘉王后去世了。

這個其實跟他也是沒有任何一點關係的女人,他的母親。

侍衛趕過來告訴他這件事的時候,洛基正百般無聊的翻著書本,心想著不知道那群搗亂者把這個亂七八糟的國家搞成什麼樣子。

不就是一個小小的敵軍罷了,如果英明的眾神之父與神勇的好哥哥索爾都打不過,這國家大概就快要不行了吧,他給那個大塊頭提示也就是出自這樣報復的小心態。

能有什麼樣的大事嗎?阿斯嘉國的地牢也沒少過越獄的囚犯,哪個不是沒鬧兩下,就又被抓回來。

他這麼做,不過就只是想給索爾添點麻煩罷了,理由?很簡單,因為他看他不順眼嘛,給看不順眼的人製造麻煩不是很理所當然的事嗎?

有些事情是這樣的,表面上看來毫無關係、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帶來巨大的改變,正如他的一時興起,就造成一些不可挽回的結果。

好比現下的他一樣,始料未及。

他故做鎮靜的對前來通報的侍衛點點頭,待侍衛一走,再也無法控制的翻倒所有一切。

洛基想,他需要做點甚麼來讓自己分散注意力。

一種莫名的酸楚醞釀在胸口處,如鯁在喉,吞不下去吐不出來,十分的難受,他想釋放這股莫名的怒火。

他破壞了房裡所有的一切,那些入眼所見全都是母親當時為他佈置的一切,書本、椅子、桌子、床……,每一個細節都處理的舒適得宜,現在,全都傾倒於地。

怎麼能如此……,怎麼能如此……。

眼前的畫面被切成一片又一片,如同被摔碎的鏡子,破碎在他的心底,每一面都映照出他的無知與愚昧。

真是要瘋了……,所有的人、事、物都在跟他作對,壓在他的胸口上,連一點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這些、那些看起來都是如此不順眼,全部都好礙眼,看著就覺得煩躁又可笑……。

至今為止的歲月都像是個騙局,父親是假的,母親是假的,哥哥也是假的,他看似崇高的身份也是假的。

他每天其實都在被謊言編織出來的世界游走,霧裡探花一樣,真真假假讓人搞不清東南西北,當你想說真話,沒人在意你說什麼,當你說假話,卻總是有人三兩下就被塘塞過去,被騙的理所當然,毫不懷疑。

在如此環境長大,洛基自認自己長成一個人人都認為的陰險狡詐個性,也是勢所難免。

你在一個看似單純,其實處處無不是違和的地方生存,總是得做點什麼來凸顯平衡,所以對索爾的惡作劇也是剛好而已的事。

然而最高明的騙術家都知道一個道理,以假亂真不過是入門的入門,很容易的一件事,最頂尖的騙術則與之相反,以真亂假。

洛基之所以在得知自己真實出生時如此憤怒,就跟這一條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所以說披著真話糖衣的騙局,太可怕了,連他都深陷其中,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更加憤怒,愛的深,所以恨意更濃。

因為,名為母親的女人用了最真的情感對待他、保護他、愛惜他。

母親是那麼的神秘,直至今日他都看不懂母親真正的深意是什麼,父親無故睡下的時候,不就是母親支持他成為代王的嗎?既然如此,他做的王不好嗎?還是說一定也要是索爾稱王,母親才會快樂呢?

若真是如此,那可真是肥水不落外人田。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他還是愛她的,何況他一直都知道母親不是這樣的人,她是如此深謀遠慮,連他向來自認聰穎過人也自嘆不如。

洛基頹然的靠在牆上,厚腦勺抵著冰冷的牆面,眼前漸漸勾勒出母親睿智又溫柔的神情,幼年時期給他擁抱,把他抱在腿上,領著他小小的手,讀著一頁又一頁的魔法書,教導他一個又一個魔法;在他困苦受難,無助不知該如何是好,將他擁入懷中,為他拭去淚水,輕吻額頭的母親,溫潤嗓音輕輕喚著他的名字洛基,那個優雅慈愛又充滿智慧的女人。

痠澀感凝聚在洛基的眼框,無法想像的痛楚從心臟處傳到腦內,太陽穴的位置一跳一跳的,疼痛的不能自己。

悲傷、憤怒、懊悔……,各種情緒交疊在一起,攀附在他的身上,腦子像是要炸開一樣,他想說點什麼來安撫自己,如同以往那樣,可是一開口就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吼叫。

那是他發出來的咆哮嗎?

在芙瑞嘉的諄諄教誨下,他應該一直都要是一個優雅高貴的王子才對,那麼此刻的嘶吼真的是自己嗎?

可是……可是……,那個死去的人,是他的母親啊。

他不想承認,可是芙瑞嘉確確實實就是世間口中的那個,用無限的愛去養育子女的女性,母親。

是他打從心底所愛的女性。

淚珠無法停止的滑下臉頰,他蜷起身子,把臉深埋在膝上,眼淚啪噠啪噠的掉落在雙手中,像個無助的孩子般嚎啕大哭。

芙瑞嘉這個女人,雖然沒有給他生命,卻帶給了他生命的意義。

那個用憐愛神情望著他的女人……,再也見不到了……。


May
09
2018
 
评论
热度(15)
© Heather尹白薇 | Powered by LOFTER